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18回 华兰出嫁了

当晚盛紘要与盛维把酒夜话,王氏陪着盛老太太聊了会天,晚饭前崔妈妈领着明兰回来了,丹橘和小桃怀抱着两大包礼物,后面还有两个粗使婆子合抬着一个箱子。

盛老太太把明兰拉到身边,当小囡囡般的摇了半天,笑道:“这回我们明丫儿可是发财了,告诉祖母,大伯伯都送来些什么呀?”

明兰刚才压根没看清,掰着小手指回忆起来:“有…金子,缎子,珠子,镯子,嗯…钗子,簪子也有的……嗯,还有,还有…”还有了半天终是背不出来了,盛老太太听的两眼直翻白,伸出手指用力点了点明兰的小脑门,板着脸训道:“…还有,还有你这个小呆子!”

明兰红着小脸,众人一齐大乐。

说着,老太太便叫翠屏指挥婆子打开包袱和箱笼来看——新出的湖缎各色四匹,蜀锦各色三匹,光泽花色都极光鲜的,徽州的文房四宝两套,赤金缠丝玛瑙镯子一对,银叶丝缠绕翠玉镯子一对,珠钗金簪各两对,红艳滚圆的珊瑚珠子和各色琉璃米珠各一盒,各色时新花样戒指五个,剩下林林总总还有些女孩的小玩意。

盛老太太皱眉道:“这礼有些重了。”

王氏笑道:“大伯说了,这好几年没见了,索性都补上。”接着又转头拉过明兰道:“你这傻孩子,都说你记字快,这么些东西就记不住了?怪不得老太太说你是个小呆子!”

明兰不好意思的呵呵傻笑一阵,她比较擅长记数字和案例来着,盛老太太听了王氏的话,眼光似嘲讽的闪了闪,什么也没说。

接着王氏又对着老太太笑着说:“咱们明儿是厚道孩子,当初住媳妇那儿的时候,给什么穿什么,喂什么吃什么,从不挑三拣四的,更不眼红姐妹的东西,如儿和她住一块儿时,吃的玩的摆的到处都是,明儿连碰都没碰一下呢!怪道老太太疼你,到底有气派。”

盛老太太轻轻看了王氏一眼,不动声色道:“华丫头出阁后,太太要多费些心,得好好教养剩下三个,姑娘家不好眼皮子太浅了,没的叫人看轻了。”

王氏立时眉飞色舞,谁知盛老太太又说了句看似完全无关的话:“明丫头,才儿你走后,又叫小桃把你大伯伯送的那袋子金鱼拿了去,怎么,紧着跟姐姐们显摆去了?”

明兰瞪圆了眼睛,答道:“才不是显摆,是我要分给姐姐们的。”

王氏的表情立刻有些难看,盛老太太不可捉摸的笑了笑:“你姐姐们要了吗?”

明兰摇头,嘟着嘴道:“咱们板子一起挨,金鱼儿自然也要一块儿分的,我叫小桃连那杆象牙小秤都一块儿带去了,可是大姐姐死活不要,说是大伯伯给我一个儿的,她们以前见大伯伯时都有过的。”

盛老太太欣慰道:“大丫头果然是懂事了,这回侄子也给她添了不少妆,咱么得知足。”

王氏这才舒了口气。

明兰暗叹,这帮内宅女人话里话外都满是钩子,一个不小心就被绕上了。

过了一会儿盛老太太传饭,王氏通常回屋与女儿们一起用饭,便带着丫鬟婆子告辞离去了,一离开寿安堂的院子,立刻加快脚步,匆匆往葳蕤轩去了,还没等丫鬟打开正房的帘子,王氏就听见里头传来华兰训斥如兰的声音。

“你眼皮子怎这么浅,瞧见明兰那么几个金锞子就想分一半,你素日没见过金子不成?!”华兰的声音,王氏听的眼皮一跳。

“大伯伯是昏头了,我和你才是太太生的,什么小妇生的庶出丫头他也当真,凭什么给她那么多金锞子?都应该给我们才是!”如兰还嘴。

王氏听的青筋暴起,让彩环彩佩留在门口看着,自己一步冲进内屋,指着如兰大声喝道:“死丫头还不给我住嘴!混说什么,上回孔嬷嬷正该多打你几板子才是!”

华兰如兰姐妹俩正坐在一对海棠锦绣墩上,见到王氏进来,都赶紧站起福了福,王氏一把扯住如兰,沉声道:“以后不许说什么小妇庶出的,你忘了你父亲么?”

如兰陡然心头一紧,对了,盛紘也是庶出的,虽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犹自不服气,道:“当初我与大姐姐的金锁是大老太太送来的,根本没有林姨娘的份,四姐姐那个金锁还是后大伯伯大伯母补来的;不是母亲说的么?大老太太最最痛恨小妾姨娘的。……就算大伯伯瞧在父亲的面上抬举明兰,意思下赏些小玩意也尽够了,做什么左一个金锁右一袋金鱼的,没的惯出那小丫头的德性来!我瞧她那金锁比我还精致些!”

王氏头痛不已,一下坐在软榻上,华兰见状,过来用力拧了一把如兰的胳膊,低声道:“你知道什么?那大老太太与我们老太太最要好,当初大老太太不待见四妹妹,为的是祖母,今日抬举六妹妹,也是为的祖母!要怪,你就怪当初你不肯叫老太太养罢!”

王氏爱惜的看了眼长女,转头对如兰呛声道:“你大姐姐说的对!我方才打听了,原本你大伯伯只给了六丫头金锁的,是六丫头招人喜欢,端茶问安的孝敬得体,你大伯伯这才又拿出了一袋子金鱼,可你呢?你也不想想,你大伯伯哪回来不是给你们姐妹送这送那的,华儿还好,可你每次瞧见了你大伯伯只在那里充大小姐派头,嘴皮子也懒,人也不殷勤,一副娇气的鬼模样,是个人瞧见都不喜欢!”

如兰从来没被王氏这般数落过,小脸涨红,怒道:“谁要大伯伯喜欢!不是母亲说的吗,要没有老太太,大老太太早就被大老太爷休了,要是没有父亲,大伯伯哪来的偌大家业!大伯伯一家受了我们家这么大的恩惠,拿他们多少东西都是不过的。我干嘛要讨好大伯伯,他给我东西是应该的!”

只听唰的一声,华兰一下站起身,厉声呵斥道:“你胡扯什么?还不快闭嘴,再多说一句我立刻撕了你的嘴!”见姐姐脸色严厉眼中冒火,如兰梗着脖子闭上嘴。

华兰转身对着王氏,责备道:“母亲真是的,明知道妹妹性子莽撞,这种话也敢对她说?她要是哪天昏了头出去胡诌,祖母和父亲还不扒了您的皮!倒时候那姓林的就该更得意了!”

王氏顿时头大如斗,扶着额头倚在软榻上,一脸中风状。

华兰坐到如兰身边,难得的耐心的教导妹妹:“诚然父亲和祖母是帮了大伯伯很多忙,可是如今养在老太太身边的是明兰,父亲的女儿更不止你我两个,再过不久我便要出门子了,到那时再不能提点妹妹,如儿以后遇事得自己多想想了。”

如兰嘴唇动了动,一副强头倔脑的样子,华兰努力更耐心些:“你我一母同胞,纵是往日吵过嘴,难不成姐姐会害你?以后你莫要动不动与墨兰争吵,那死丫头惯会惺惺作态,心思又机巧,你不免吃亏。大不了你不与她顽便是,以后若闷了,去找六妹妹罢,我瞧着她倒是不坏,虽说比你小,行事为人可比你妥当多了;这才多少日子,老太太已经把她当心肝肉般的待着,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你瞧近日父亲多疼她!”

如兰低着头,不以为然的撅了撅嘴,嘀咕道:“她们如何与我相比,她们都是庶出的,自得讨好卖乖才有一席之地,我可是太太生的。”

华兰用力的顿了一顿:“没错,我们是太太生的,可也得拿出嫡女的气派来,不要临了反不如庶出的出挑!”

……

五月初三,风和日丽,天温气暖,宜嫁娶,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一路而来,盛府内也到处扎花点红,装点的一派喜气洋洋,明兰一大清早就被崔妈妈拉起来打扮,头上挽着两个圆圆的蝴蝶鬏,绾着一对红珊瑚珠镶的金丝缠枝发环,上身穿大红色镂金丝钮折枝玉兰锦缎交领长身袄,从膝盖起露出一截月白云纹绫缎绉裙,往镜子里一照,再鼓着小胖脸颊一笑,嘴角一颗小小的梨涡,活脱脱一个喜庆的年画娃娃。

去葳蕤轩时,明兰见墨兰和如兰也是一般彤红喜气的穿着打扮,胸前都用细细的金链子挂着盛维送的璎珞盘丝金锁,然后她们按次序跟华兰道别。

墨兰:“祝大姐姐鸳鸯福禄,丝萝春秋,花好月圆,并蒂荣华。”

如兰:“大姐姐喜结良缘,望大姐姐和姐夫琴瑟和鸣,白头偕老,子孙兴旺,枝繁叶茂。”

明兰:“……京城天气干,大姐姐平时多喝水,对皮肤好。”实在想不出来了,她们就不能给她留几句成语说说吗?

华兰看看明兰,眨眨眼睛,好容易酝酿出来的一些泪意又没了。

王氏又交待了几句之后,旁边走出个明兰没见过的嬷嬷,身穿一件暗紫色团花比甲,华兰不甚明白的去看母亲,王氏眼神有些躲闪,支支吾吾道:“请这位嬷嬷给我们姐儿说说夫妻之礼吧。”

说完便带着一众人等离开葳蕤轩,明兰立刻明白了,心里轻轻切了一声,不就是X教育吗?想当年姚依依的一个表哥被单位发配去非洲开拓业务时,走的匆忙忘记带精神食粮了——足足10个G的X片,让小表妹给寄过去,本着雁过拔毛的习惯和一丝不苟的法律从业人员精神,姚依依很认真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正应了那句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淫;没准她讲的比那嬷嬷还深刻明白呢,不过看墨兰如兰都是一脸无知的样子,明兰不好显得太有智慧,只得装傻。

此时外头已然来了不少夫人太太,王氏便要去待客,顺便把三个女孩一起带去见见人,她们三个被妈妈领着在女客面前转了一圈,大红袄子映着雪白娇嫩的小脸,如同花朵般鲜艳,引得众人俱是啧啧赞叹,这个伸手摸一把,那个扯着细细看问。

盛紘到登州上任不过一年,盛府与当地的官宦缙绅相交尚浅,众女客依稀知道这三个姑娘中只有一个是嫡出的,但是偏她们三个都是一般打扮,王氏又不好在这繁忙当口当众指明了说,于是一干夫人太太只好各凭兴趣手感了;喜欢清秀文雅的都去看墨兰,喜欢端庄骄矜便去扯如兰,众人见明兰最小又生的玉雪可爱,行止规矩大方,偏身子幼小圆矮,手短脚短,行动娇憨稚气,很是让人喜欢,反倒摸的人最多。

明兰的小脸也不知被这群卖火柴的老女孩摸了几把,不但不能喊非礼,还得装出一副被摸很荣幸的样子;不过当小孩也不全是坏处,明兰几个至少比新娘子早一步看见了传说中的大姐夫袁文绍。

新郎官今年二十岁,属于晚婚族,生的体健貌端,面白有须,但估计昨天连夜刮掉了,所以只在颊上显出一片浅青色,一身大红喜服显得鹤势螳形,目光明亮,举止稳重,和三十多岁却斯文白净的岳父大人盛紘站在一起,更像同辈人。

王氏拉着袁文绍的手上下打量了大约半柱香,直看的女婿脸皮发麻才放开手,然后又说了半柱香时间的‘多担待’之类的嘱托。

礼过后袁文绍带着新娘子上了船,由伯父盛维和长弟盛长柏送亲,王氏在盛府大门口哭湿了三条帕子,盛紘也有些眼酸。

当天盛府内开了十几桌筵席,又在登州有名的鸿宾楼里开了几十桌加席,足足热闹到半夜宾客们才离去,古代夜生活没有小孩参与的份,明兰早被妈妈带回寿安堂,小胖手掩着小嘴不住打呵欠,丹橘和崔妈妈把她安置妥当后,盛老太太和小孙女一同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听小明兰说着婚礼外头的情况,听着听着,盛老太太忽的道:“明儿,给祖母背首说婚嫁的诗吧。”

明兰最近正在学《诗经》,想了想,挑了首最简单的,便朗声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明儿背的真好。”黑暗中,盛老太太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声音有一抹伤悲的意味,似乎自言自语道:“明儿可知,祖母年少时,最喜欢的却是那首《柏舟》,真是朝也背,晚也背,可现在想来,还不如《桃夭》的实在,女人这一辈子若真能如桃树般,明艳的开着桃花,顺当的结出累累桃果,才是真的福气。”

明兰困极了,根本没听清祖母再说什么,依稀像是在说种桃子,于是迷迷糊糊的回答道:“…桃树好好的,要是结不出桃子,定是那土地不好,换个地方种种就是了,重新培土施肥浇水,总能成的,除非桃树死了,不然还得接着种呀…”

盛老太太初初听了,不禁愕然,想想又有些莞尔,再去看小孙女时,发现小胖妞已经沉沉的睡去了,小脸白嫩嫣红,嘟着小嘴,还轻轻的打着呼,老太太慈爱的看着小孙女的睡脸,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

……

当夜,王氏喝了一碗安神汤,满怀着对女儿的担心,昏昏沉沉的歇下了,而喝的醉醺醺的盛紘,则被林姨娘早疏通好的人手扶去了林栖阁,那里她早备好了解酒酸汤和热水毛巾,歇下后两人一阵云雨,林姨娘见盛紘心情很不错,根据她的经验,这会儿的盛紘特别好说话,于是准备好的说辞就要上演。

作者有话要说:《国风•鄘风•柏舟》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泛彼柏舟,在彼河侧。髧彼两髦,实维我特。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解释:飘来一条柏木船,飘呀飘在河中间。蓄分头的那少年,实在讨得我心欢。誓死不把心来变。我的娘呀我的天,就不相信我有眼!飘来一条柏木船,飘呀飘在大河旁。蓄分头的那少年,实在是我好对象。誓死不把手来放。我的娘呀我的天,就不相信我有眼!

-------------------------------------------------------------------------------------

那句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是我狠更猛更,真的把革命本钱给亏空光了,那乃们也没的看了不是?所以只能这样慢慢更了,请大家见谅哦。

还有,不少作者每章只有两三千字,偶的章肥,乃们就把半章当全章罢!

呵呵,大家笑纳。

请补分的好孩子继续优良传统,霸王的烂人,我不理你们了!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