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32回 生存环境恶化报告

王氏知道寿安堂又送去了个大丫鬟后,沉思了许久,冷笑道:“老太太看的可真紧。”

刘昆家的连忙劝道:“太太千万别犯糊涂,老太太这是在给您打招呼呢;还是那句话,老太太可明白着呢,您要是一碗水端平了,她也不会亏待四姑娘的,瞧瞧她多疼大小姐,隔三差五的往京城去信打听,到底是自己孙女,不过是可怜卫姨娘去的早罢了;太太何苦为个丫头,又和老太太不快呢?如今柏哥儿争气才是最要紧的。”

王氏捏着帕子,面色沉沉,道:“安几个丫头过去也好,总不能什么都蒙在鼓里,该知道的也要知道,点到即止就是了。”

这事儿还没完,这天下午又有两个女孩被送到暮仓斋,刘昆家的亲自领过来,并苦笑道,这是林姨娘与盛紘央告的,没的自己妹妹使唤的人不够,做哥哥却呼奴唤婢的自己舒坦,于是从长枫房里拨出两个最好的给六姑娘送过来。

盛紘看了那两个丫头,果然知书识礼,针线模样都很拔尖,当时便十分感动,狠狠表扬了一番林姨娘识大体和长枫手足情深。大约是受到表扬后十分鼓舞,长枫连续几日闭门读书。

看着那两个柔美的女孩,可儿和媚儿,十三四岁的年纪,一个娇俏,一个冷艳,窈窕妩媚,风致宛然,暮仓斋众人一片安静,没见过世面的小桃摸着自己的肉饼脸,呆呆的看着,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丹橘木木的去看明兰,银杏和九儿面面相觑,翠微还算镇定,笑着拉着她们的手说话。明兰几乎要仰天长叹,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遂赶紧向外宣布:暮仓斋地方小,虽人未满编,但已满仓,请大家放心,尽够使唤了。

明兰看着那两个漂亮女孩,想起三哥长枫的秉性,几乎想问一句:您二位,那个…黄花依旧否?——刚动了下念头,也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如此一来,暮仓斋便热闹了。

九儿有个当管事的娘,便也生了一副爱揽事的脾气,随便大事小情都喜欢横插一杠子,刚进暮苍斋没几天,便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一看见几个小丫头斗嘴吵架,翠微还没发话,她便扯着小丫头骂了起来,口口声声要让她娘把她们撵出内宅,小丫头们被吓哭一片,丹橘不悦,觉得九儿太逾越了些。

明兰苦笑:“不论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九儿到底把小丫头们震住了不是。

银杏倒很低调,手脚也勤快,就是好打听,还爱翻东西,动不动往明兰身边凑,满嘴都是奉承,丹橘费了姥姥劲儿才把她隔开;翠微训斥了她好几次:“你懂不懂规矩,才来几天就往姑娘内屋闯,姑娘的物件也是你能碰的?!打扫院子的活儿也别做了,先从针线上做起,别整日两眼乱瞟瞎打听!”

银杏唯唯诺诺的应着,一转身我行我素,小桃只好负责盯梢;明兰安慰自己:好歹这是进步意义的麻烦,另两个才要命。

一次天气暖和,几个丫头在明兰屋里收拾东西出去晒,只听一声脆响,媚儿把一个青花笔洗给打翻了,碎在地上一片,明兰忍不住心疼到:“小心些,若不成便放下罢,叫丹橘小桃弄。”谁知那媚儿杏眼一吊,低头犟声道:“不过是个笔洗罢了,我在三爷屋里贵重的物件不知打翻过多少,也没见三爷说一句的,都说姑娘脾气好,没想到……”

明兰当时就僵在那里,作为一个穿越女她并没有很严重的等级思想,可就算是在现代,打翻了室友或朋友的东西也该说声对不起吧;面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横眉冷眼的倔强模样,好像还要明兰来哄她似的。

明兰生生顿在那里,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旁的小桃气不过,叉腰道:“你好大的架子!姑娘还没说你呢,你倒先编派上姑娘了!打坏了东西还有理了?!这笔洗与与那几样是一套的,是前年南边的维大老爷送姑娘的生辰贺礼,打坏了一个,这文房四宝便残了!你念着三爷那儿好,来暮仓斋做什么,觉得委屈赶紧回去吧!咱们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媚儿当时便哭着出去了,据说在屋里足足哭了两个时辰,还得翠微去劝才好起来。

这还算好,媚儿心高气傲脾气坏,总算还在尽丫鬟的本份,那可儿却一副文学女青年的大小姐做派,日日躲在屋里捧着本诗集伤春悲秋,派给她的活儿也不做,便是勉强拿起了针线,动了两针又放下了,掉一片叶子她要哭半天,听见雁鸣她还要写两句‘杜鹃啼血’风格的悲情诗。回回看见她,她不是正在酝酿泪水就是脸上已经挂满泪珠,翠微提醒她不要整日哭哭啼啼的触主人家的晦气,她当晚便顶着冷风在园子里哭了一夜,然后病了一场。

秦桑温柔,燕草爽利,使尽浑身解数才逗她一笑,她三天不吃药两日不吃饭的,要人哄着陪着,绿枝气不过要收拾她,被丹橘拦住了,后来一打听,她原是获了罪的官宦小姐。

“那又怎么样?她以前便是只凤凰,如今到底是个丫头,便该尽丫头的本份,咱们府买了她来难不成是做小姐的?这可好,咱们都成了伺候她的了!”绿枝给媚儿看了一天的药炉子,尤在愤愤。

“她以前也是被伺候着的小姐,做了丫鬟难免有些心绪不平了。”丹橘接过药罐,细细过滤药渣,心生怜悯道。

碧丝细声细气道:“她和我们是一同进府的,这丫鬟都当几年了,还摆小姐谱呢;不过是仗着能诗会画的作怪罢了!哼,这屋里谁又不识得几个字了。” 碧丝是个杯具,她漂亮识字,综合素质比其他三个兰都强。

墨兰如兰虽水火不容,但挑丫头时审美却出奇的一致,不要容貌才华盖过自己的,碧丝PASS了;长枫倒是喜欢漂亮美眉,可惜名额有限,便挑了更漂亮更有才华的,碧丝又被PASS了,最后来到了明兰身边。

燕草端着茶壶灌水,她哄可儿哄的精疲力竭,让秦桑先顶着,回头再去换人,灌下半壶水后,燕草勉力道:“也是我们姑娘性子太好了,一个两个都敢给姑娘脸子瞧,这要是房妈妈在,早就吃板子了!”旁边几个小丫鬟听了,顿时怀念起房妈妈的严厉来,唏嘘不已。

“都是叫三少爷给惯坏了,却让咱们姑娘吃苦头!”最后绿枝总结陈词。

丹橘被众姐妹派去明兰处转达群众意见,末了,也委婉道:“姑娘,这么着可不行,下头几个好容易叫房妈妈调|教的规矩些,没的全败坏了。”

明兰为难道:“她们是太太和三哥哥的人,总不好下他们的面子!我知道媚儿累着你们了,可……她父母亲人都不在了,难免委屈冤枉!”

“冤枉——?!”翠微奇怪的看着明兰,“姑娘在说什么呢?我听我爹说,媚儿那丫头的爹就是咱登州近边的一个县令,最是贪婪,盘剥无厌,这才叫罢官下狱,家产充公,家眷发卖。”她老子是外庄管事,家里添的丫鬟小厮都是他经手的。

“会不会她父亲是冤枉的呢!”明兰想起影视剧里那些受冤枉的忠臣良将的家人。

翠微失笑:“我的小姐哟,官员犯事罢官的多了,累及家眷的十宗里面也没有一宗的,没入教坊司的更是百里无一,哪那么多冤枉的!媚儿她爹的事不少人都知道,确实个贪官无疑,素日挥霍无度,抄没了家产还不够抵的,便累及了家眷。”

明兰还不死心:“男人犯了过错,妻女何辜?”

小桃刚好进屋,她最近防银杏跟防贼似的,累的脑门发胀,正听见这两句,没好气道:“姑娘,贪官家眷身上的绫罗绸缎,口中的山珍海味,都是民脂民膏;有多少被她爹弄的家破人亡的小民百姓,走投无路卖儿卖女,就不兴她父债女偿!能进咱们府还是她的造化呢。”

明兰讪讪的不说话了,不能怪她,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嘛;抱怨归抱怨,明兰息事宁人,想着慢慢教化,那几个不省心的总能被潜移默化的,谁知教育计划没有变化快。

这一天早上长柏哥哥来暮苍斋视察,明兰答应给他做的棉鞋终于交货,于是他顺便来收账,明兰亲去迎接,长柏刚走进门口没几步,就看见一个冷艳小美女持着笤帚在扫地,长柏觉得她眼生,便多看了几眼,谁知她扬高了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高傲明艳,长柏立刻皱眉,对着明兰道:“怎的下人这般没规矩?你也不管制些!”

媚儿羞愤的放下笤帚就进屋了,明兰很尴尬。

走了几步到了庭院里,只见一个柔弱如柳絮的娇柔少女倚着一根廊柱,轻轻吟着诗,长柏一听,竟然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再次皱眉对丹橘训斥道:“丫鬟们识字懂事也就罢了,怎么还教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何况个丫鬟!”

可儿脸色惨白,蹒跚着回了屋,明兰很抑郁,呵呵干笑两声!

走进屋里坐下,明兰还没和长柏说上两句,银杏便抢过丹橘的差事,一会儿端茶一会儿上点心,站在一旁一个劲儿的抿嘴微笑,一双妙目不住的往长柏身上招呼,小桃扯她也不走,长柏神色不虞,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沉声道:“六妹妹该好好管制院里的丫头了!”

说完,抄起新鞋子扭头就走;明兰差点吐血!

刚吃完午饭,闭门读书的长枫出来散步,散着散着就散到了暮苍斋,明兰虽与他不甚相熟,但也热情款待他进屋吃茶,长枫明显魂不守舍,一看见媚儿,便立刻起身,迭声问:“媚儿,你近来可好?”媚儿恨声道:“被撵了出来,也不见得会死!三爷不必挂心。”长枫颤声道:“…你,你受委屈了!”

这时可儿轻弱的如飘絮便一步三颤的来了,长枫目光都湿润了:“可儿,你,你瘦了!”可儿再也忍不住,珠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三爷~~~,我当这辈子也见不着你了……”

长枫过去挽住她,可儿立刻放声大哭,长枫不住的安慰,暮苍斋内哭声震天。

翠微丹橘几个看的目瞪口呆,连银杏九儿也傻眼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转过目光,一起去明兰,示意该怎么办?明兰无语,暗伤不已。

本以为够衰了,没想到压轴戏在后头。

齐大人在年前向皇帝递了折子,皇帝大人便准了齐家三口回京过年,庄先生便宣布放了短暂的寒假,走之前预先送了份乔迁之礼来,是个洋漆架子悬的羊脂白玉比目鱼磬,旁边还悬着一个玲珑的白玉小锤,这么大块的羊脂白玉真是通透晶莹,明兰不敢放到正堂上招眼,只放在卧室的书桌上。

谁知这一日,墨兰和如兰一齐来串门子,本来如兰已经坐上炕床吃茶了,但墨兰坚持要参观明兰的新宅子,拉着如兰径直走进了明兰的卧室,明兰当时就觉得不妙了,只听墨兰指着那个白玉罄娇声道:“…这就是元若哥哥送你的那个贺礼吧!”

如兰定住了眼珠,盯着那个磬足有半响,然后看着明兰再半响,那眼神让明兰背心一阵冷汗,墨兰在一旁抿嘴而笑:“六妹妹真是好福气,让元若哥哥这般惦记,姐姐我搬入葳蕤轩时可没见他送乔迁之礼呀;元若哥哥对妹妹如此厚爱,不知是什么缘故呀?”

明兰茫然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呆呆道:“…对呀?这是什么缘故,五姐姐你知道吗?”说着便一脸无知的去看如兰,如兰看着墨兰一脸幸灾乐祸,肚里一股无名火冒起,再看看明兰,两害相权取其轻,便大声道:“这还不简单,齐家哥哥在寿安堂时常与六丫头一处吃饭,当她是小妹妹呢,母亲说了,咱家与齐家有亲,都是自家兄妹!”

越说越大声,如兰都被自己说服了,一边说一边看着一团孩子气的明兰,都觉得自己解释的很通,明兰拍手笑道:“五姐姐你一说我就全明白了,你好聪明哟!”

天可怜见,如兰长这么大,头一次在智慧方面受表扬。

墨兰还待挑拨几句,明兰摇着脑袋,天真道:“……难怪往日里四姐姐三天两头往家塾里送点心给元若哥哥,原来是自家兄妹呀!”如兰利剑一般的目光射向墨兰,墨兰涨红了脸,大声道:“你胡说什么?我是送点心给两位兄长的!”

明兰摸着脑袋,茫然道:“咦?我怎么听大哥哥和四弟弟说,四姐姐的点心全塞给了元若哥哥呀,……莫非我听错了?”说着疑惑的去看如兰,如兰心中早已定案,鄙夷的瞪着墨兰,冷笑道:“…四姐姐好手段,真是家学渊源!”

墨兰一掌拍倒一个茶杯,厉声道:“你说什么!”如兰心中一凛,要是扯上林姨娘,她又没好果子吃了,明兰连忙补上:“五姐姐的意思是说,待客热忱是咱们盛家的老规矩了,四姐姐果然有盛家人风范!”

如兰松了口气,满意的拍拍明兰的脑袋,墨兰怒视她们,明兰暗道:没办法,我是自卫。

笑着送她们走后,丹橘冷着一张脸回来,把门都关上,正色对明兰道:“姑娘,咱们得好好收拾下院子了,没得放这些小蹄子丢人现眼,连累姑娘名声!”小桃和翠微也应声称是。

明兰坐在炕上,拿了一本针谱和一个绣花绷子比对着,笑眯眯道:“不要急,不要急,你们什么都不要做,让她们去闹;你们出去串门子时,捡那要好的丫鬟婆子把咱们这里的事都说出去,尤其是大哥哥和三哥哥来时的事,务必要让太太知道~!”

丹橘眼色一亮,喜道:“姑娘你——”便不再说下去。

翠微摇摇头:“便是让大家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笑话姑娘管制不力,没能耐!到时候,没准姑娘还得落太太的埋怨。”

小桃也点头道:“是呀,太太不见得会给姑娘撑腰,有的是人想看姑娘笑话呢。”

明兰摆摆手,示意她们别说了,平静道:“晚饭后你们三个过来,帮我做些事儿。”

三个丫头只得郁郁的出去了。

明兰轻轻把窗开了一线,看向外面,只见那一片红梅,鲜艳灿烂,摇曳生姿,冰天雪地也自成芳华——说不生气是假的,现在不是息事宁人的问题了,这几个丫头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才敢如此放肆;太太掌管盛家,林姨娘有钱有儿女,她——不过一个小小庶女,只有老迈的祖母怜惜着,她们笃定了她不敢惹事,不敢得罪她们背后的主子!

明兰第一次开始理解古代大家庭的复杂之处,她不怕收拾这几个丫头,可不能得罪长枫和太太,她有靠山盛老太太,却不能事事让她替自己出头,她是所有孙辈的祖母,不能一概偏心,有些事她不能做,得明兰自己来。

若她有如兰的地位,也能惬意自如的当个大家小姐,轻松度日,可她不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她如今身在江湖,想要置身事外才是可笑,想想第一步先做什么?

晚上,丹橘和小桃把门窗一一关上,翠微帮着明兰裁剪一张大大的白纸,准备笔墨,明兰道:“你们三个帮我想想,日常小丫头们有什么不得体不规矩的事儿,整理下,咱们列出一份规制来,白纸黑字写下来,回头好约束她们。”

翠微觉很很好,丹橘却很悲观:“我知道姑娘的意思,可是就算写出来又如何,咱们又不好罚她们的。”

明兰开始添水研磨,灯光下眉目嫣然,唇边露出一对小小的梨涡,展颜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饭要一口一口吃,麻烦也得一个一个的解决,你们先照我说的做。”不要为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坏了自己的品性,这些人不值得她损失平和愉快的心情。

小桃是最听话的,说着便一五一十的说起平日瞧见丫鬟们不得体的行径,翠微笑着在旁总结,丹橘心细,慢慢把遗漏的地方补齐。三个臭皮匠虽然未必顶个诸葛亮,但却肯定比明兰自己一个强,她们三下五去二便精简概括,罗列成条,什么‘不得随意离开暮苍斋’‘不得议论主家行事’‘当值时应尽忠职守’‘不得吵架生事’‘不经招呼不得擅进正屋’等等。

三个女孩都是自小当丫鬟的,最熟悉下边的细琐忌讳,一开始还有些顾忌着,后来越讨论越周全,明兰亲自给她们倒茶端点心,然后执笔一一记录,说到深夜,堪堪差不多了,翠微和小桃收拾散了一炕的纸屑和笔墨,丹橘端了盆温水给明兰净手。

一边细细揉搓着明兰手上的墨迹,丹橘忍不住道:“姑娘,这真有用吗?咱们不能请老太太来做主吗?”

明兰用湿哒哒的手指刮了下丹橘的鼻子:“山人自有妙计。”丹橘扭脸避开,嘟着嘴小,拿干帕子给明兰包手。

明兰忽然想到一事,又执起笔来舔了舔墨,在那大纸下面加上一句:未完,更新中……

作者有话要说:

种田文的重点不是爱情呀,古代人很省力,看对了眼,家世相当,就娶过门过日子去了,不像现代人那么纠结的,大家耐心点,男主会有的,还有,请留爪呀!

----------------------------------------------------------------------------------------

教坊司是古来就有的,主要供应官员娱乐或者宫廷庆典只用,里面有负责音乐美术舞蹈歌唱的各种伎人,里面还有吃俸禄的管理人员和才艺教师,教坊司的女孩来源主要是宫廷官衙采买,或者直接从各妓院里并购,还有战败者的家眷,偶尔也有罪官的家眷(通常是政治犯),之前的汉唐宋元都是这样。

到了明朝,众所周知,朱八八同学是赤脚农民出身,苦大仇深,与官绅阶级天然仇视,于是教坊司有多了一部分罪官家眷,但是真正使官眷充盈教坊司的是永乐大帝朱棣,他夺位成功后,大批的文官士绅反对他的统治,于是他大肆刑法。

“铁铉妻杨氏年三十五,送教坊司,茅大芳妻张氏年五十六送教坊司……”

这是政治犯的家眷受牵连,大部分受牵连的还是贪污犯。

但是明朝把官员家眷没入教坊司的比例并不高,大部分情况下,贪官把家给抄了后,家眷是会放一马的,卖掉抵债的情况多一些,没入教坊司的比较少,明朝统治的主要是文官集团,经常有被获罪后又起复的官员,物伤其类,大家不会做的很难看。

比较著名的是王翠翘,官宦出身的名妓,但是即使是她,著文写诗无数,也从来没说过自己的父亲是冤枉的之类。

清朝时教坊司再度兴盛,因为有清一代,政坛斗争更精彩了:文字狱是明朝的十倍,满官忌讳汉官,皇族斗争(九龙夺嫡)牵连的大案要案,导致许多赫赫大家族被连根拔起(几百人的大家族),教坊司里到处都有这样的女子;但是相对的,纯贪污犯的家眷没入教坊司或者被发卖的比例反而少了。

且清朝是权贵掌权,不论周培公张廷玉刘墉姚启圣多么有名,他们都只是谋臣,真正掌握显贵要权的还是索额图明珠和珅福康安等等满族权贵,他们对汉官家眷是不会顾忌的。

曹雪芹的家族绵延康雍乾三代,属于汉军旗,曹家的女眷就逃过一劫,但李家就没那么好运了,据说家眷仆佣就地发卖,卖了几个月也没卖完,想想也觉得凄凉。

【大约如此,不要深究。】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