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50回 华兰来访

明兰冷眼旁观,见尤妈妈多少还知道好歹,这几天里只热心照料明兰的饮食起居,并不曾插手进箱笼细软等财帛,不过……不知是在外头庄子里待久了还是原本卫姨娘就是缺乏管束,尤妈妈行止有些跋扈,三天两头就打人骂狗,逮着错处就骂骂咧咧,除了翠微是老太太给了她不敢,其余自丹橘以下全都被训过,若眉和绿枝脾气冲,好几次险些要打起来。

明兰也不说话,只暗暗记下,这一日院里的小丫头偷懒,不曾按着规制值勤,便被尤妈妈揪着耳朵在院中骂了半天,一边骂还一边打,撵的小丫头满院子鸡飞狗跳,明兰坐在里屋看书并不言语,一旁的翠微看不下去要去制止,被明兰一个眼神拦在当地。

明兰翻过三页书,等尤妈妈骂痛快了才叫小桃去叫人,尤妈妈掀帘进屋,明兰正端坐炕上,翠微坐在炕角做绣活,丹橘在书案上收拾。尤妈妈见明兰神色淡然,心里多少有些不安,这几日服侍下来,她知道这位六姑娘是个有主意的,不好拿捏,便先笑了笑,明兰不待她开口,先转头道:“小桃,给妈妈沏晚热茶来,妈妈,请坐。”

尤妈妈自己拉了把杌子,只坐了个边角,然后笑问:“姑娘唤我何事?”

明兰和煦的笑了笑,道:“妈妈来我这儿几天了,做事管教无不尽心,但有一处我觉着不妥,我当妈妈是自己人,便直说了,妈妈可莫要恼了。”

尤妈妈心头一沉,扯了扯嘴角:“姑娘请说。”

明兰放下书卷,细白柔嫩的十指交叠而握,语气缓和,神态悠然,道:“妈妈瞧着小丫头淘气,指点管教一二是好的,可妈妈回回发作都闹的满院子鸡飞狗跳,弄的人尽皆知,就不好了。”

尤妈妈心中不服,直起身子反驳道:“姑娘年轻心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这起子小蹄子心肠好,整日的躲懒耍滑,好言好语的说不顶事,非得给点儿厉害瞧瞧!”

明兰挑了挑眉,目光一闪,直接回击:“妈妈此言差矣。我虽年轻,可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这六个字,虽说都是一家人,可也都分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哪个院子里的小丫头不淘气的,可人家都是拉进屋里去慢慢调|教的,哪个像妈妈您,恨不能敲锣打鼓绕世界都知道了,知道的,是妈妈您有能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小院多不太平呢!”

尤妈妈心头一惊,知道明兰说的在理,可当着三个大丫鬟的面挨了明兰的训,脸子也放不下,便不服气的嘟囔道:“人家只有妈妈说姑娘的,哪有反过来让姑娘教训妈妈的,老婆子我倒好,进来没几日便惹了姑娘的嫌。”

明兰耳朵尖听见了,轻笑一声,道:“是了,我原是不该说妈妈的,这样罢,我这就回了老太太和房妈妈,让她们与妈妈好好说道说道。”

说着作势欲起身,尤妈妈立刻丢下茶碗,慌忙把明兰按住,陪出一脸勉强的笑容,道:“姑娘别介,是老婆子糊涂了,姑娘有话尽管说,何必嚷道老太太跟前去扰了她的清净。”在外头庄子里时,尤妈妈就听说这位六姑娘自小极得老太太宠爱,是在老太太怀里捂大的,她知道自己是走王氏的门路进来的,原就未必得老太太的中意,如今进来才几天便闹到跟前,到底不好,便立刻服软了。

明兰见尤妈妈如此上道,倒也不穷追猛打,重新窝进炕褥里舒适的坐好,捧过珐琅掐丝的铜胎手炉来取暖,柔声道:“妈妈管教小的们,用心原是好的,可也有好心办坏事的。小丫头们犯了错,妈妈自可记下,待回头慢慢教训,该骂的就骂,该打的我这儿有戒尺,该罚月钱的叫九儿知会刘妈妈一声便是,妈妈一把年纪了,做什么和小孩子脸红脖子粗的,没的显自己不尊重不是?今日我与妈妈说话,可也没有吆喝的满院子都知道。”

其实大部分情况下,奶母对自己抚养的哥儿姐儿还是忠心的,她们都是由太太选出来的,家人前程都在太太手里,儿子将来可能成为少爷的小厮,女儿将来可能成为小姐的丫鬟,利益都绑在一块儿了,例如墨兰的奶母就是林姨娘的嬷嬷,如兰的奶母就是王氏的陪房,只有自己……这个尤妈妈是半路来的,她的家庭背景明兰只知道个大概,这忠诚度便大打折扣了,哎,也罢,人小长栋的奶母还是临时工呢,喂完了奶便被辞退了,想想自己也不错了。

尤妈妈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道这六姑娘好生厉害,拿住一点错处便训的条理分明,偏偏她态度柔和,一派端庄斯文,叫人一句嘴都还不出来,尤妈妈强笑着应声:“姑娘说的是,我省的了,都改了便是。”

说着又讪讪的打了几句圆场,明兰嫣然而笑,随意跟着说了几句,很给面子了让尤妈妈就坡下驴,说着说着忽道:“听说妈妈昨日添了个孙子,真是可喜可贺。”尤妈妈呆了下,旋即笑道:“说不上什么喜的,不过是多张吃饭的嘴罢了。”

明兰看着尤妈妈笑了笑,转头道:“丹橘,取五两银子封个红包给妈妈,多少添些喜气,说起来也是妈妈头个孙子。”

尤妈妈接过红包,嘴里千恩万谢,心里却一阵乱跳,不是她没见过钱,而是她终于知道明兰不是当年的卫姨娘,她绝不是个可以随人揉搓的面团。

小桃送尤妈妈出门后,丹橘终于从家装忙碌中抬起头来,笑道:“姑娘说的真好,总算震住妈妈了。”明兰白了她一眼,端起热茶喝了一口,道:“她到底是妈妈,顾虑的知道的终归多些周全些,你们还是得敬重一二;更何况她也没全训斥错。”

丹橘知道明兰的意思,低下头讪讪不语,明兰想起自己院子不免头痛,叹着气放下茶碗,对着丹橘道:“说起来你也有不是,一味的和气老实,都叫她们爬到头上来了,我知你与燕草几个是一块大的,不好说重话,以前有崔妈妈在还好,可这两月我不过出了趟门,她们便愈发懒散,前日屋里燃着烛火炭炉,她们居然跑的一个都不剩,这般大的过错你也笑笑过去了,还是翠微出来震吓了几句,可是你也想想,翠微还能在我们这儿待几天,待出了年她便要嫁人了。”

窝在炕上坐绣活的翠微忍不住嗔道:“姑娘说便说,做什么又扯上我?”

明兰转过脸,一本正经道:“你放心,你那份嫁妆老太太早已给你备下了,你陪我这几年,我也不会叫你白来一趟,我另外给你预备了一份子,不过我忘性大,回头你要出去了,得提醒我下,免得我忘了。”翠微这几年早被打趣的脸皮厚了,都懒得害羞,只冲明兰皱了皱鼻子,还低头往绣花绷子上扎花。

倒是丹橘被说的不好意思,低头难为情,只嗫嚅着说:“我说过她们几句,她们便说我攀高枝儿了,瞧不起小姐妹们了。”

明兰回过头来,继续教育工作:“我这屋子里,除了小桃,便是跟我日子最久,不说翠微拿着双份的,其余的一干的月钱和老太太的器重,哪个越的过你去?你若不想她们叫妈妈罚,便得规制她们,没事还好,若有个好歹,惊动了太太和老太太,谁能跑得了?咱们院自有章法,你照着条理,拿住了规矩有一说一,谁又能说你什么?”

其实明兰的思路很简单,工作应该和职位薪水对称,身为大丫鬟,除了照顾小姐,很大的一部分职责就是管制其余丫鬟,前者丹橘完成的很好,后者明显不合格。

丹橘脸上一白,呆呆站着,翠微叹口气,她也是家生子,自知道丹橘家事,她老子早逝,娘改嫁后又生了许多孩子,后爹不待见她,亲娘也不护着,五六岁之前便如个野孩子般无人照看,总算她姑姑心有不忍,托了门路把她从庄子里送进内宅,才过上些安稳日子。

翠微放下绣绷,把丹橘拉到炕前,柔声道:“妹子,我知道你是个老实的,可你也替姑娘想想,姑娘渐渐大了,不好一有风吹草动就去老太太那儿搬救兵,回回都这样,岂不叫人笑话咱们姑娘,如今那两位——”

翠微指了指山月居和陶然馆方向,轻声道:“住的近,可都盯着瞧呢,姑娘刚回来那会儿,给小丫头们带东西的,明明都写了签子的分好的,偏她们没规矩,胡抢乱闹一气。这也便罢了,以后若是有个什么失窃走水的,那时可该如何?是叫姑娘亲自来断官司,还是叫管事妈妈来处置姐妹们,那才是真伤了和气;如今又来个不好惹的妈妈,更得小心些。妹子呀,你可得拿出些气派威势来,不然老太太头一个换了你,姑娘不是非你不可,这些年要不是姑娘中意你,老太太早从那几个翠的里头挑好使的给姑娘了。”

明兰崇拜的看着翠微,觉得房妈妈真是太会培训人才了,翠微这一番话说前后周到,既点出了厉害关系,又指明了后果,果然,丹橘一脸渐渐显出奋发来,严肃的连连点头,听着翠微指点,神情异常郑重肃穆,若在后头竖面镰刀锤头棋便可直接宣誓入党了。

明兰虽没混过企业,但也知道管理的中心思想便是层层递进,责任落实,没的让一个CEO去查职员的迟到早退的,有好几次明兰都想冲出去吼一顿,但还是生生忍住了,吼人不是她的工作,只有下决断定仲裁时才需要她出面。

“姑娘,姑娘。”小桃连跑带跳的从外头进来,来到明兰跟前喘着气道:“大小姐,哦不,大姑奶奶来了;老太太叫姑娘们都过去呢。”

明兰才反应过来,惊喜道:“大姐姐来了,这可太好了,老太太可盼着呢。”

丹橘手脚比嘴皮子快,立刻从里头找出一双隔雪的洋红掐金羊皮小靴来,蹲下服侍明兰穿上,翠微忙下炕,从里屋的螺钿漆木大柜里找出一件浅红羽纱银灰鼠皮子里的鹤氅,小桃打开手炉往里头添些炭火,拨旺了火苗子,三个丫鬟忙碌着把明兰上下打点好,最后翠微在雪帽和大金钗只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了雪帽给明兰戴上。翠微留下看家,明兰带着小桃和丹橘直往寿安堂去了。

其实,盛老太太回府的第二日华兰就要来的,可不巧她婆婆,就是忠勤伯夫人病倒了,做儿媳妇的不好紧着走娘家,便拖到了今天。

一路匆匆,刚进正堂,明兰便看见一个丽装女子伏在老太太膝上低低哭泣,老太太也一脸爱怜,轻轻抚着女子的背,祖孙俩约有六七年未见,甫一见面就抱头痛哭,王氏拎着帕子按在脸上凑情绪,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的,两个月前母女俩久别重逢,华兰都没哭的这么伤心。

墨兰和如兰站在一旁,围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孩逗着说话。

听到掀帘的丫鬟传道,屋里众人抬头过来看,那女子脸上泪痕犹未干,便站起来笑道:“这不是六妹妹吗?快,过来我看看。”

丹橘帮明兰摘了雪帽和鹤氅,明兰立刻上前几步,让华兰挽住自己,脆声道:“大姐姐。”

华兰细细打量明兰,目光中隐然惊艳之色,又看明兰举止大方得体,想起她小时候乖巧,心里多喜欢几分,回头笑道:“到底是老祖宗会养人,我走那会儿,明丫儿还只一把骨头的小病猫,这会儿都成了个小美人了。”

明兰也偷眼去瞧多年未见的大姐,只见她身着一件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对襟褙子,下头一条浅色直纹长裙,一身华贵高雅,容貌娇艳依旧,带着一股子成熟女子的风韵,不过眉宇间却有几分舒展不开。

华兰从身边丫鬟手中拿过一个绣袋塞到明兰手里,又随手拔下鬓边的一支赤金花钿式宝钗,给明兰素净的发髻插上,嘴里笑道:“多年未见,姐姐聊表心意,妹妹莫要嫌弃。”

明兰眼睛一花,都没看清那钗长啥模样,只觉得脑袋沉了沉,想来那金子分量不小,又掂了掂手上的锦袋,摸着似乎是个玉佩,便福身谢过,抬头笑道:“谢大姐姐,怪道四姐姐五姐姐老盼着大姐姐来。”

众人都笑起来,王氏拉过明兰,指着那个小女孩道:“这是你外甥女儿,叫庄姐儿。”

明兰看去,只见那小女孩白胖可爱,眉眼酷似华兰,不过神态举止却跫迥然不同,胆怯害羞的躲在嬷嬷身后不肯出来,听王氏吩咐才钻出来半个头,细声细气叫了声:“六姨。”

声音细软,可爱的像只刚断奶的小动物,明兰立刻被萌翻了,蹲下与庄姐儿平视,笑眯眯道:“庄姐儿真乖,六姨给你备了东西哦。”

说着从丹橘手中接过一个扁方盒子,塞到庄姐儿手中,庄姐儿呆呆的双手抱着盒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奇着,华兰走上几步蹲下,替女儿打开盒子。

只见盒子里整齐摆放了好几件物事,一只锃亮精致的黄铜九连环,一个织锦红茱萸的拨浪鼓,一只白玉雕琢的掌心大小的胖兔子,用红绳串着,一对梅花状的翠玉平安扣,玉质莹然,显是价值不菲,庄姐儿一手拿过那个拨浪鼓,咚咚摇晃起来,一手抓起那只白玉胖兔子,白嫩的小脸蛋喜笑颜开,看着明兰的目光便亲近不少。

华兰见女儿喜欢,心里也十分高兴,笑着对明兰道:“妹妹费心了,怕是早备下的吧?你外甥女可算有福的了,就是让妹妹破费了。”

明兰亮了亮手中的锦袋,又摸着头上的钗子,正色道:“还好,还好,本以为是亏了的,没曾想还能赚,大姐姐回头再生一个大胖外甥给我们几个做姨的,才真能捞回本钱。”

华兰一双杏眼盈满笑意,拧着明兰的耳朵,笑骂道:“小丫头片子,敢打趣你姐姐,活腻味了吧?瞧我收拾你!”明兰被拧疼了,连忙钻空子躲到老太太身后去,全屋里众人大笑,王氏尤其笑的厉害,指着明兰笑道:“还不拧她的嘴!”

华兰拧了明兰两下,转眼看过去时看见小桃,便顽皮道:“你不是原先跟在明兰身边的那个么?你家姑娘这会儿可还踢毽子?”

小桃兴冲冲的上前福了福,当年她曾奉命监督明兰踢毽子,得了华兰不少赏,心里对这位大小姐很有好感,便憨憨的笑道:“大姑奶奶安,我是小桃。…自打您出了门子,六姑娘便不肯老实踢毽子了,赖一日拖两日的呢!”

众人都知道明兰的习性,哈哈大笑,还有个落井下石的如兰,她一见此情状,连忙大声道:“大姐姐你可不知道,六妹妹平日里除了请安,有三不出的,下雨天不出门,下雪天不出门,日头大了也不出门,!”

屋里哄堂大笑,各个都打趣起明兰来,明兰红着脸一副老实模样,任他们取笑,心道,可惜这里没有温度计,否则28度以上15度以下她也不出门!

大伙儿乐开了,便围坐在老太太身边,嘻嘻哈哈拉起家常来,这几年下来华兰似乎健谈许多,说起京城的见闻趣事眉飞色舞,逗的众人笑个不停,便是对墨兰也客客气气的,不曾冷落了她,可明兰却隐隐觉得华兰有些过了,似乎在掩饰着什么,不过她一个庶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一旁凑趣儿说上两句。

华兰谈笑间,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三个妹妹,墨兰如郁竹般皎然清雅,斯文娇弱,就是带了几分孤芳自赏的味道,明兰眉目如画,尤其秀丽出众,年纪虽小,却一派温婉可爱,说话举止很有分寸,既亲近孺慕长姐,却没有半分越过如兰的意思,很招人喜欢,华兰暗暗点头。

最后看自己同胞妹妹,华兰暗暗叹气,如兰长相多似王氏,姿色平平,不过好在肤白眼亮,气派富贵,举止从容,一副嫡女做派,不过……华兰骗不了自己,如兰到底张扬了些,不够稳重端庄。

说了好一会子话,盛老太太微微示意王氏,又看了看华兰,王氏心里明白,便笑着起来,叫女孩子们带着庄姐儿去园子里逛逛,明兰一看便知道老太太有私房话要与华兰说,起身让丹橘小桃给自己穿戴上雪帽和大氅,墨兰如兰也是如此,王氏拉着穿戴的结结实实的庄姐儿先出去了,三个兰跟上,一众丫鬟婆子便如潮水般依次序慢慢退出寿安堂。

待众人都散去后,房妈妈和翠屏将门窗掩上,小心守在门口,华兰见盛老太太这般做法,心里有些惴惴,犹自笑道:“老祖宗有话与我说罢,何必如此?”

盛老太太没有接话,只拉过华兰,细细看她气色神情,直把华兰看的不安起来,才缓缓道:“大丫头,这几年你信里都说事事顺心,祖母今日问你一句,你不可隐瞒,你这日子究竟过的如何?”

华兰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了,强笑道:“祖母说的什么话,自然是好的。”

老太太阖了阖眼,长叹一声,把华兰搂到身边,叹声道:“你连祖母也要瞒着么?”

华兰终忍不住心头一股惶惑,低头颤声道:“我也不知道我这日子,过的好是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2010年的最后一天过的真悲催,该死的病毒弄坏了我的文稿;2011年的头一天过得也很悲催,本来想回忆出原稿来,可越急越想不起来,一怒之下,索性推翻了重写。

抱歉了,元旦我会继续更新的。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