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75回 衰人衰事

长梧和允儿回来时,看见明兰好端端的坐在软榻上清点财物,丹橘坐在一旁,温顺的剥着橘子,然后一瓣一瓣的往她嘴里塞,小桃和绿枝对面坐着,对着账本,一个朗声念,一个挥笔勾,窗外天光水清,风景极好。

小夫妻俩看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明兰很镇定的汇报经过:收拾东西,贼来了,跳水了,漕帮赶到,贼跑了,她们又回船上了。

简单扼要,明确概括;明兰觉得自己越来越有长柏哥哥的风范了。

小夫妻俩好生歉疚,遂化歉意为动力,他们知道事情厉害,如不妥当处理,定会累及家族,便迅速行动起来;允儿到底是康姨妈的女儿,发落起来手起刀落,一点也不手软,把一干仆妇安顿的妥妥当当,该封口的绝不会漏出一句来,待到上岸时,一切都风平浪静。

长松早已得信,率一众家仆在码头上等候,兄弟相见分外亲热,允儿强撑着酸软的后腰也说了几句,然后被细心的婆子扶进一顶蓝油布缀靛红尼的车轿里,明兰本也想跟着进去,却被婆子扶进了后一辆车中,一进去,只见品兰正笑吟吟的捧着一个八宝果盒等自己。

两年未见,品兰面庞秀丽许多,身段也展开了,这两年李氏拘她越发紧了,成果显著,举止已不复当年浮躁跳脱,颇有些大姑娘的样子了。

品兰早想念的明兰狠了,知道今日明兰要到,心里猫抓似的挠了半天,苦苦哀求了半日,才求得母亲和嫂子点头叫大哥带着自己一道来接人。

小姐妹俩素来相投,一见面就搂着扯拧成一团,你扭我一把脸,我捏你一下膀子,嘻嘻哈哈闹了好一会儿,直到外头侍候的妈妈不悦的重咳了一声,她们才消停些。

“死丫头,姐姐可想死你了!”品兰贴着明兰的胳膊,满脸笑红;明兰被扯的头发都乱了,正努力抽手出来拢头发,用力甩手道:“你少咒我死!”

品兰恶狠狠的一龇牙,扑上去又是一阵揉搓,明兰技不如人,双手投降。

“大老太太怎么样了?”小姐妹俩静下来后,明兰忙问起来,品兰脸色黯淡:“上个月原本好些了的,谁知天一入寒,又不成了,这几日只昏昏沉沉的,连整话都说不出一句来,大夫说,说怕是就这几天了。”

车厢内一阵沉默,明兰拍着品兰的手安慰了好一会儿,又问及自己祖母,品兰扯出笑脸来:“多亏了二老太太,常说些老日子的趣事,祖母方觉着好些;有时三老太爷上门来寻事,二老太太往那儿一坐,三房的就老实了。”

“怎么个老实法?”明兰兴致勃勃的问道。

品兰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如说书先生般拍了下案几,绘声绘色的学起来——

三老太爷:大侄子,当初老太公过世时可把五万两银子存在大房了,这会儿该分分了吧。

盛维:这事儿……没听说呀。

三老太爷:你小子想赖!敢对叔叔无礼,我这儿可还留着当年老太公的手记呢!

盛老太太:哦,是有这事儿,不过那年三叔要给翠仙楼的头牌姐儿赎身,不是预支了去么,当初经手的崔家老太爷应还留着当年的档记呢,回头我去封信取来就是了……怎么,你横眉毛竖眼睛的,还想对嫂子无礼?!

三老太爷:……

盛老太太:真说起来,当初三叔缺银子,便把我们二房那一份也支了去,我这儿可还存着三叔您的借条呢,如今咱们都老了,也该说说何时还了吧。

三老太爷:今儿日头不错大家早些回家注意休息天黑了别忘收衣服那啥我们先走了哈。

品兰和明兰笑的东倒西歪,伏在案几上直乐的发抖。

说起来,三老太爷着实是个妙人,他虽然一直不成器,但却很懂得见好就收,见风使舵,以至于一直都没和大房二房彻底翻脸,时不时的弄些银子,打些秋风就知足了。

盛维很聪明,做生意要的就是和气生财,是以他从不和长辈闹口角,三老太爷还能活多久,待他死了,盛维既是长房长子又是族长,族里基本可以说了算的,那时三房若还不能自己争气起来,整日闹的鸡飞狗跳,那长房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车行了一个多时辰,眼看就要进镇了,长松叫停了车马,在村口略作歇息,车夫饮马检修轱辘轮辙,丫鬟婆子服侍奶奶姑娘们盥洗小解,明兰和品兰完事后,被快快赶回了马车;一上车,品兰就异常兴奋的扒着车窗口,掀开一线帘子来看,明兰奇道:“看什么呢?”

“适才下去时,我瞧见了老熟人……啊,来了,来了,快来看!”品兰往后连连招手,明兰疑惑着也趴过去看,顺着品兰的指向,看见村口那边,一棵大槐树下站着几个人,明兰轻轻‘啊’了一声。

——的确是老熟人。

一身狼狈的孙志高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瑟瑟发抖,身上的长衫已然处处脏渍,旁边站了一个身材高壮的妇人,手握着一根大棒,孙母在一旁指着叫骂:“哪来的婆娘?这么霸道,男人去外头喝壶小酒,你竟敢打男人?!瞧把我儿打的!”

那妇人高声道:“打的就是他!”神色如常。

孙母大怒,扑上去就要捶打那妇人,那妇人一个闪身躲开了,孙母重重摔在地上,跌了个四脚朝天,那妇人哈哈大笑,孙母索性躺在地上,大骂道:“你个作死的寡妇,自打入了我家的门,三天两头气婆婆,捶男人,天下哪有你这样做媳妇的!见婆婆跌倒,也就看着?”

寡妇摔了棒子,毫不在意的笑道:“婆婆,我以前是个寡妇,可如今已嫁了你儿子,您老还整日寡妇长寡妇短的,莫不是咒你儿子?”

旁边围观的村民都笑起来,指指点点。

寡妇脸盘阔大,门牙耸出,生的颇为彪悍,她当着一众村民,大声道:“我虽是寡妇再嫁,但当日嫁过来时,也是带足了嫁资的,现下住的屋子,耕种的田地,哪样不是我出的?婆婆你白吃闲饭不要紧,好歹管一管儿子,他一个秀才,要么好好读书考功名去,要么开个私塾挣些束脩,整日的东跑西窜,一忽儿与人饮酒作乐,一忽儿领上一群狐朋狗友来胡吃一顿,凡事不理,我若不管着他些!回头又要卖屋卖地,婆婆莫非打主意待把我的嫁妆败光了后,再去寻一门亲事来?”

周围村民都知道孙家的事,听了无不大笑,有些好事的还说两句风凉话,孙母见无人帮她,便躺在地上大哭大叫:“大伙儿听听呀,这哪是媳妇说的话,自来媳妇都要服侍着婆婆,讨婆婆欢心的,哪有这般忤逆的?!还叫我干活,做着做那的,累得半死,我不活了,不活了……”

有几个村里的老头大叔看不下去,忍不住插句嘴,说笑话道:“这么凶的媳妇,休了不就是了,怎可这般待婆婆?”

寡妇脸色一黑,凶悍的瞪过去,尖声道:“我已是第二次嫁男人了,倘若谁叫我日子不好过,我就死到他家里去,放火上吊,谁也别想好过!”

那些男人立刻闭嘴了,寡妇看着孙母,大声奚落道:“婆婆,你还当自己是什么富贵老太太呀,一大家子人守着十几亩田过日子,村里哪家老太太不帮着做些活儿,我不过叫你看着后院的鸡鸭,一不动手二不弯腰的你这还叫累!想过好日子,别休了你原先那财神媳妇呀!既有种休了人家,还舔着脸去想找人家回头,你别臊人了!”

孙母想起淑兰在时过的好日子,一口气被噎住了。

寡妇对着周围众人,又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妈大婶不知道,我这婆婆最是糊涂,先头我男人娶过一个再好不过的媳妇,人家也是银子宅子田地下人陪嫁过来的,那媳妇半夜送茶,三更捶腿的,就差没把我婆婆当王母娘娘来伺候了,谁知我婆婆还是不喜欢,整日欺负媳妇,最后终把人家赶走了!这样好的媳妇,我婆婆不喜欢,偏喜欢一个腌臜地方来的窑姐儿,叫那贱|货两句话哄过,就当了亲闺女般!后来那窑姐儿给我男人戴了顶绿帽子不说,还生了个野种,末了,还跟奸|夫卷了银钱跑了!我说婆婆呀,你这老毛病怎么还不改一改,自古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瞧我不顺眼,难不成又想寻个嘴甜的窑姐儿来做媳妇?”

寡妇人虽粗笨高大,嘴巴却极为利落,一番话说下来,围观的村民哄然大笑,一些妇人几乎笑破了肚皮,再也没有帮孙母的,孙母气的浑身发抖,一下子扑到孙志高身上,一边捶打儿子一边哭叫道:“你眼睁睁的瞧着老娘受媳妇欺负也不出来管一管!我白生了你啊!”

孙志高抖起胆子,指着寡妇道:“百善孝为首,你怎可这般气婆母?还敢与婆母顶嘴,当初我连那般好门第的都敢休,道我不敢休了你么!”

孙母来了精神,也怂恿道:“对!休了她,咱们再找好的来!”

寡妇大笑三声,冷下脸来,高声大骂道:“寻好的?你别做白日梦了!当初你们母子俩倾家荡产,无处容身,若不是我嫁过来,立时就要挨饿受冻!你儿子是个不能生崽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念两句酸诗,还寻花问柳,你真当你自己是甘罗潘安哪,我若不是再嫁,鬼才跟你!连个儿子也生不出来,还得往族里过继,我还不知道下半辈子靠得住靠不住呢!休了我可以,当初我可是在耆老里正那里写清了文书的,宅子田地我都要收回来!”

孙志高气的满脸通红,羞愤难当,孙母心疼儿子,见周围的村民都嬉笑打趣,拿古怪的眼神看自己母子,又羞又恼道:“你个女人家的,好没羞没臊,这种事也是外头混说的么?”

寡妇昂首道:“你儿子以前那些妾室一个都生不出来,好容易那窑姐儿生了一个,还是个野种!还有,你前头那媳妇改嫁后,如今一个接一个生儿子呢!咱们还是先说清楚的好,让大伙儿作个见证,回头你又拿‘无出’的罪名给我安上,想要休了我,我可不依!”

话说,淑兰似乎想要一雪前耻,改嫁后小宇宙爆发,当当当当,两年生了两对双胞胎,三儿一女,如今正坐着月子,夫家从族中人丁单薄的家庭一跃发达为人丁兴旺,公婆俩一改当初有些不满她再嫁之身的态度,一看见媳妇就眉开眼笑。

孙母气的发疯,提起地上的大棒子,用力朝寡妇身上打去,那寡妇侧身一闪,一把抓住孙母,把抡她推开,夺过棒子来,一下一下的朝孙志高身上挥去,嘴里大骂道:“你个窝囊废!敢出去喝酒寻花,敢乱使银子,乱交狐朋狗友,不给我好好在家呆着!”

打的孙志高嗷嗷直叫,满地跳着躲避,寡妇神勇无敌,拧着他耳朵,边打边骂,孙母爬起来想救儿子,却又推搡不过,三人立刻扭打成一团,周围村民乐哈哈的看着笑话。

明兰看着孙志高潦倒昏聩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当初趾高气扬的傲慢才子模样,孙母一身的粗布衣裳,竟叫明兰想起当初她满头金钗玉簪,绫罗绸缎,坐在盛家正堂上,当着李氏的面奚落淑兰的样子来;真是往事如烟,不堪回首呀。

不一会儿,马车便要开动,长松知道前头是孙氏母子在闹腾,怕他们又缠上来,便绕开了走另一条路,品兰扒着窗口看的依依不舍,直到看不见了才放下帘子;转过身来坐好,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长长呼了一口气。

明兰瞧她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笑着吐槽道:“这下心里快活了?”

品兰过瘾的晃了晃脑袋,一脸的神清气爽:“止疼消病,延年益寿呀。”

作者有话要说:

刚看了colin firth的力作《国王的演讲》,额滴神呀,那演技真是没话说!

一个五十岁的老男银,把偶们一个办公室的各年龄层的妇女都迷倒了,那忧郁隐忍的眼神,那挺拔高大的身段,那英伦绅士范儿,唉呀妈呀,立刻让偶回到95版《傲慢与偏见》时的花痴岁月,永远的达西先生呀!

作为英国实力派的演员典范,希望这次他能捧个小金人回来。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